考虑好了昵称的朝无

周六更新!周六更新!时间19到22点不等,短篇或番外不定时☆脸熟的小伙伴会回关哒☆

[原创]眠

摸个鱼
不知道什么cp合适所以原创吧
大概是怠惰的感觉呢(颓废

我想要
想要不切实际
想要一睡不起
想要以最为自私的状态存活
想要…


“行了,无理取闹也该停了。”尾音温温吞吞地拉长,“我已经加了两周班了,回家还得听你在这哔哔,你不烦我烦,好吧?”
“你说什么???你起来,别躺着,今天我还真得把这事讲清楚才行!”声音节节拔高,好像刺入云端的翠竹,尖锐又突兀。
“都说了够了!你看看几点了!还闹,闹闹闹你烦不烦!不就几个女人吗?老子要想玩女人还找你干嘛??”
没了回答。
“你那是什么意思啊?我委屈你了还是怎么了?你哭什么啊哭?”


“好啦,睡吧,快1点了都。”
温柔得近乎欺诈。
呐…
当我们不再是我们,要怎么办?
无法改变相爱的事实,但也难以将感情延续…
好痛苦
好痛苦
好累
好累
睡眠从黑暗里涌上来,叫嚣着掠取清醒。


“起来了。”
“唔?”
阳光好刺眼…
明明之前都会记得帮我挡住眼睛的…
我果然,还是太自私了呢…
居然还妄想着那种事情…他也没义务为我做,不是吗?
“我这两天在公司住。”他的声音,还是那么沙哑冷漠。
“我知道了。”
好困…
要问为什么吗?
算了,没必要知道。
反正…什么都改变不了…
黑色西装和手提包在消失在门后。
呐…
我爱你,是否就是此生最为深重的罪孽?
好困…
睡吧…


几点了?
啊…已经晚上7点了啊…
稍微有点饿了呢…
他怎么还没下班…
哦对,他说了不回来的。
天花板和墙面一片惨白。
算了,不想动。
如果可以,我愿长眠不醒。
这样就好
这样就没有伤害

请假条_(:_」∠)_

风萧萧兮易水寒,又到了期末的时节…
咳咳,那个,就是,lo主明天要去外地,然后,还有七张卷子等我临幸,所以…所以…就…呃…停更一周
非常抱歉!!!
不要问我存稿是什么,从来没存在过_(:_」∠)_

[酒茨]过去?不存在的。(5)

突然想要开虐
我可以收回之前说好的从头甜到尾吗?
对,没有灯刀≧﹏≦

酒吞有些尴尬,轻咳一声收回手,随便找了个蹩脚的理由。
“头上,有垃圾。”
茨木倒是毫不在意的样子。
“这点小事我自己来就好了。何烦挚友动手呢,挚友为这点小事纡尊降贵实在是——”
“闭!嘴!”
见面不到十分钟酒吞已经第三次这么对他说了。
这家伙怎么比以前还烦人。
茨木点头,领着酒吞往机场外走。
两个大妖,一个白毛,一个红发,想不叫人注意都难。
这种东西普通人称之为“主角光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看!!肯定是cp!!!”
一个萌妹子抓着旁边冷漠脸的小哥哥激动地小声尖叫。
“怎么了?”
小哥哥转脸,瞪着眼睛看了几眼。
“颜还不错,谁攻谁受好像不太清楚。”
“我觉得红头发那个攻一点啊,精英又狂妄什么的,衣冠禽兽什么的——不觉得很萌么?”
“万一是忠犬攻x傲娇受呢?”

酒吞完全不明白两人在讨论些什么,看眼神肯定在议论自己和茨木,但是一个词都没听懂。
什么cp?
什么攻受?
什么意思???
茨木见他盯着那两人看,就告诉他:“短发那个其实是女孩子呢。”
啥?
他刚刚说啥?
难道这个时代不止短发穿裤子的才是男人吗???
酒吞回头看向茨木,只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的性别观念瞬间崩塌了。
茨木显然不太理解他疯狂咆哮着的内心,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挚友?”
酒吞还沉浸在悲痛中不能自拔,为自己稚嫩的世界观深深地哀悼着。
“挚友!”茨木拍了拍他的肩,“挚友到中国来是因为工作吗?”
“什么工作?本大爷刚从平安京过来。”

茨木慢慢消化了一会儿,然后才不可思议地开口:
“这么说,挚友刚出山?”
“差不多吧。”
“那挚友怎么会想到来中国?”
“之前鲤鱼精说的。”
“…”
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茨木躲闪着不看他的眼睛。
“有话就说。”
酒吞大概知道他想问什么。
“红…叶呢?”
“早死了。”
“唉?”茨木急看他,“怎么会?”
“夜叉那傻逼干的好事,”酒吞恨得咬牙切齿,“整个平安京都差不多给他屠了个干净。”
“挚友未阻他?”
“本大爷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是具尸体了。”
“如此——”
茨木垂眼不知道想着什么,径直往垃圾桶上撞。
酒吞拉住他:“傻啊你,看不见路怎么的?”
茨木回过头来:“挚友说的是。”
得,拿他没辙。
酒吞看着他迈步前进的侧影,意识到自己是思念茨木的。
这么多年,他都在渴望着那个强大又美丽的副手。
尽管是自己要他不再出现。
鲤鱼精的推荐是不是别有深意?
管他的,反正本大爷已经达到目的了。
找到你了,茨木。
TBC

[酒茨]过去?不存在的。(4)

今天更得比较晚了久等
我说实际上他俩虐过你信吗?
灯刀下章出现




还好机场广播适时响起,也没什么人注意到茨木这石破天惊的话。
酒吞大惊。
“你说什么?!”
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素色长裙,上面还有几个猫咪图案,挤眉弄眼,或趴或坐。整个…嗯…很萝莉。
这是他随便照着一个路人变的, 也没注意什么男女。
这实在不怪酒吞,天知道为什么这些人类的穿着与从前如此不同,酒吞还为有些人类剪了短发感到纳闷来着。
不幸中的万幸是,他一头红发高束,面目也稍作些遮掩,变得清秀了几分,除了体格略显健壮以外,也没什么违和感。
茨木用人类模样的左手拍拍酒吞肩膀。
“挚友女装也仍然丰神俊朗充满王的气息实在是…”
“闭嘴。”
酒吞被他吵得头痛。
茨木瞬间安静下来跟按了静音似的。
酒吞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走到隐蔽处,顷刻之间身上俨然变成和茨木一模一样的西服,面目干脆也转回原貌。
“这衣服怎么这么别扭。”
酒吞之前一直是坦胸露乳毫不避讳,套在修身西装里确实不适应,觉得做什么都箍得慌。
“没关系挚友,习惯了就好。”
茨木看着酒吞,张口又要说话。
“你闭嘴。”
酒吞率先发现了他的意图并未雨绸缪。
接下来绝对是什么吾友天下第一无人能比威震八方blablablablabla。
分开那么多年,套路还是一点都没变。
酒吞猜得很准,茨木确实为他身着西服的样子震撼了一把,看着他的眼神跟小狗望着主人想出去散步几乎一模一样。
酒吞选择性忽视旁边灼热的目光。
“你怎么在这里?”
“吾刚刚出差回来就感觉到挚友强大的妖气,料想挚友一定在这里就来等着,果然等到了挚友。”
茨木几乎要把高兴两个字写脸上了。
等等。
酒吞发现有什么不对。
“怎么没感觉到你的妖气?”
“啊,是这个。”茨木从发间摘下一个小小圆圆的金属片,“妖狐送我的,据说是大天狗研发的屏蔽器,因为人类虽然感觉不到妖气,但是妖气太浓烈也会觉得不舒服,为了避免麻烦就做了这么个东西。”
“大天狗那家伙不可信。还有那只狐狸,少跟他来往。”
酒吞撇撇嘴。
茨木乖巧地点点头,白发在空气中轻微摆荡,
酒吞不自觉伸手摸了一把。
和以前一样蓬软。
茨木微怔,随后抬眼一笑,有些稚拙的傻气。
简直把整个世界都笑亮了。
TBC

[夜琴]你还是我的(短篇)

《夜荼昭昭》番外和粉丝破百福利
没错我就是打脸写了番外又怎么样╮(╯▽╰)╭
喜欢HE的朋友可以当作最后的结局
本来还想继续虐来着但想一想还是表达一下我对他们的爱
博晴注意!
微酒茨鬼使黑白黑白童子狗崽
不知不觉就百粉了,有你们陪着我这只辣鸡小透明感觉很开心呢
非常感谢!(鞠躬


夜叉被晴明召唤出来了。
晴明领着他往厢房走。
酒吞和茨木牵着小茨木打石距回来,开始互相擦洗身上的血污,酒吞连连责怪茨木不注意受了伤。
四个鬼使凑在一起听鬼使黑绘声绘色讲故事,鬼使黑右手搭在鬼使白腰上,白童子直接缩进了黑童子怀里。
大天狗抱着妖狐坐在召唤室屋顶上给他顺尾巴毛,
晴明又转头看了看只到他膝盖的小夜叉。
浑身散发着一股骚上天的gay气。
正巧青坊主和妖琴师在樱花树下愉快地聊着天。
内容如下:
“…”
“…”
这小子真是福分,我寮阿青妖琴都六星满级了。
就是个左拥右抱的命。
很好,这寮究竟怎么回事。
妈的一群死给。
远远看见博雅站在鸟居下,晴明立马丢下夜叉快步走过去。
博雅迎上前来,一把搂住他。
“想你了。”
晴明点点头,心底泛上一丝暖意。
“嗯。”
座敷静静地目睹了一切。
妈的上梁不直下梁弯。
博雅代表家族外出,晴明半个月没见到人,瞬间就把夜叉忘了。
不过夜叉也没有傻站着等他,早就跑到仓库去了。
刚被召唤出来,肚子还空着,实在有些难受。
翻出几个达摩吃下,夜叉才注意到有琴声。
虽然他没听过别人弹琴,但也明白这琴技一定是极高超的。
三两步寻至樱花树下,夜叉愣在原地失了神。
这,这也太好看了吧…
妖琴并没有把二星小妖放在眼里,静心弹琴。
垂下眼眸使他显得十分温驯,手指修长,骨节分明,额上妖纹迂回,衬得皮肤苍白憔悴。
美得近乎病态。
夜叉手一松,巨叉砸在脚面上,可他完全顾不上疼痛。
目光像被什么力量控制住了,只被允许放在他身上。
怎么会…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存在???
一曲终了。
妖琴抚了抚琴弦止住音,才抬起脸来看夜叉。
只一眼,夜叉觉得魂魄已经被勾走了。
默然了好一会,夜叉才结结巴巴地开了口:
“那,那个,本大爷乃夜叉——”
声音介于儿童和少年之间,稚嫩得有些傻气。
妖琴冷眼看着不远处立着的小妖,不知道为什么凭空生出些柔软的情愫来。
如同终于见到了某样盼望许久的东西,整颗心脏被填得满满的。
虽然说是这样,妖琴面上依旧无波无澜,紧盯着夜叉,口中吐出恶劣的语句。
“弱小的虫豸,太吵了。”
夜叉没有动,也丝毫不生气。
反之,他想扑上去,扑到妖琴怀里,蹭他的肩颈,用手指缠他的银发,嗅他身上的气息。
就好像他已经无数次这么做过了一样。
夜叉不知道这种眼眶发热的感觉是什么。
他一步一步上前,绕开琴,然后矮身,慢慢把自己塞进妖琴臂间。
妖琴没有抵抗,反而轻缓地环住夜叉窄而结实的腰,将脸埋进他发顶。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高兴,为什么有种…依靠感?
好像…好像灵魂种缺失的某一部分,活过来了。
夜叉在他怀里窝了许久,贪婪地汲取只属于妖琴的气息。
抬起头,吻住妖琴的唇。
不带任何情欲,温柔的,眷恋的,虔诚的吻。
吻着他在这世上最最珍贵的宝贝。
“我喜欢你。”
他如是说。


八百比丘尼倚在别阁上,双眸沉静如水。
哦呀哦呀,看吧,命运不总是这样的么?
分离有时,重聚亦有时。
只不过当事人自己可能并不知道而已。
这种联系,人类称之为,缘分。
END

[酒茨]过去?不存在的。(3)

发晚了一点是因为白天出去浪了一天
这只吞是吐槽扛把
有女装福利!(被打
顺利会师以后就是谈恋爱谈恋爱和谈恋爱了


酒吞愁着不知道中国是哪里,漫无目的地晃悠了十几天,勉强学会了现代语,也基本弄明白了人类社会的秩序。
说来人类还真是麻烦,定下那么多无意义的规矩束缚自己有什么好处,哪有当年他们那么随性。
这天酒吞逛到动物园门口,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不对,应该是两个。
山兔隔老远就感觉到了大妖恐怖的妖气,也不怕,使劲揪一把山蛙头顶。
“holahola,是鬼王大人哟!快点快点过去!”
山蛙给疼得嗷了一声,望着酒吞的独眼里分明带了些怨念,然后后腿发力,近乎疯狂地朝酒吞冲过来。
哈哈,这么多年山蛙也跑得越来越快了啊。
等等他眼睛怎么在发光??
卧槽警察他他他飚车超速啊!!!
躲闪不及被撞倒在地的鬼王大人头一次感受到被速度流支配的恐惧。
真是世风日下,妖心不古,唉…
山兔连忙叫山蛙退后,等酒吞站起来以后小心翼翼地道歉。
“山,山蛙他看见鬼王大人太激动了一下子没控制好才…鬼王大人对不起…”
酒吞本就挺喜欢这小姑娘,除了性子急了点也没什么别的不好,也没在意,摆了摆手问她:“你在这里做什么?”
“嘿嘿,山兔可是动物园的吉祥物呢!是不是很——厉害?”
山兔抬起手比了个“巨大”的手势。
酒吞点头又问:“中国,要怎么去?”
山兔一笑:“鬼王大人要去中国吗?山兔可以帮你买机票哟!”
说话间已经掏出手机打开了订票软件,把一排目的城市往酒吞面前一摆:“鬼王大人去哪里?”
酒吞看着一堆意义不明的文字,只好随手点了一个。
为什么这个时代的文字像一堆蛇一样看着好恶心啊我的妈。
“哦哦是S城啊,中国的金融中心呢,那么就买最近的票吧!”
山兔手快,不过几秒一切已经搞定了。
“两个小时以后起飞!咱们走吧鬼王大人!”


酒吞揉着被风吹歪的脸有些怀疑妖生。
虽然山兔说在人类眼里山蛙只是一辆绿色的车而已但是为什么交警不判他超速啊???
刚才绝对超过300迈了,绝对!!
还有山兔为什么可以随便旷工不会扣工资吗?
几天前才从电视上开启吐槽技能的酒吞几乎点满了。
山兔挥着手目送他进了安检口,还没等酒吞回应就一溜烟消失了。
安检人员诧异地看着酒吞。
见过行李少的,也没见过除了身上的衣服以外两袖清风啥也没有的。
好在酒吞并没有在意。
刚才山兔告诉他进去之后左转第二个登机口就是。
虽然是头一回坐这诡异的东西,酒吞还是无压力到了目的地。
下飞机以后他看了看四散开来的旅客们,一时间竟觉得有些无所适从。
他到中国了。
然后呢?
“挚——友——”
没等他迷茫上几秒,白毛大妖已扑了个满怀。
酒吞下意识要攻击,又生生止住了力道。
怀里茨木蹭着自己的脖颈汲取气息,灿金双眸里面全部是满足。
酒吞没来由地觉得颇为温暖。
但是下一秒茨木说的话差点没噎死他。
“挚友!你怎么会穿着女人衣服?”
TBC

[酒茨]过去?不存在的。(2)

这章其实就是用来写背景的
很快就要见面啦!
粉丝破百福利下周再写吧(瘫
还没修明天再修将就看吧(死亡

酒吞醒过来,阳光穿透叶隙投在眼睛上。
酒吞被闪得跳起来击倒了身边的石榴树。
于是阳光更加恶毒地照下来。
酒吞直想骂娘,但对着太阳大骂似乎非常智障,只好气鼓鼓地去开屋门。
“喀啦”
门坏了。
酒吞装着没有看见,走进屋里。
“哗啦”
矮桌垮了。
酒吞跨过木片去开窗户。
“嘶——”
窗户纸破了。
酒吞生气了。
芽儿哟,今天整个世界都要跟本大爷作对是不是?
酒吞干脆把屋子拆了。
多好,再也没东西烦他了。
酒吞赌着气坐在废墟之上,竟萌生出一个想法来。
干脆到外面走一遭好了,偶尔看看新鲜事物也不错。
说走就走,提上酒葫芦,忽然想到了什么,化作一个普通人模样, 收敛了妖气,大踏步向崭新的未来走过去。
到了平安京,哪里还是从前的样子?酒吞站在林立的高楼大厦之间,一时间有些迷失。
要去哪里呢?
想起很久很久以前鲤鱼精和河童来看他,说了好多外面的事。
最后,鲤鱼精冲他眨眨眼:“酒吞大人,你以后要是想出来,可以去中国看看。”
中国?
就去那里吧。
反正哪里都应该差不多。

伞室内银行,在国内可以算是颇有名气的银行,主营国际金融。
铁鼠是银行行长,多年来一路打拼终于脱非入欧走上人生巅峰,虽然并没有迎娶白富美。
他迎娶了奉为达摩。
其原因是金币和EXP永远是cp。
多么感人的爱情故事(笑
当年的一众R式神皆以他为豪,赞其为“除萤草外最为争气的R式神”。
可不是,连茨木都得在他手下做客户经理。
说起来叫“客户经理”,实际上说白了就是个推销的,吃饭喝酒KTV都是家常便饭,谁叫逮着一个大客户可以半年不愁吃喝呢。
但茨木简直是一朵白莲。
还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那种。
茨木接客户一般都是只在银行谈从不出去玩爱买就买不买就算了。
业绩好纯粹因为商界大佬青行灯年年资助他买一大堆金融产品,赚了就赚了,亏了也不生气投诉。
这叫做世界好司机。
让我们为茨木有这位好友而鼓掌。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不过很快就会好了,因为青行灯慷慨解囊为他贡献业绩,上面答应了茨木过两个月就升他为分行长。
我们的预备分行长茨木这会好不容易送走了客户,坐下来眯了眯眼睛有些乏。
他突然想起酒吞来,就闭着眼睛碎碎念。
“挚友你会在哪里?过的好不好?多年未见挚友英武的身姿吾甚是想念,但是挚友你说了不让吾再回去找你,吾也就只好到中华来了…”
念着念着,竟也就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TBC

[鬼使黑白][狗崽][酒茨][夜琴]520的小日常!

520贺文!愿我爱的cp甜甜蜜蜜呀!
多cp注意避雷!
连载晚上更新!

鬼使黑白的场合
“鬼使白,今天是公历五月二十呢。”
鬼使黑倚在门框上看鬼使白整装。
“嗯,怎么了?端阳还有一阵子
才到吧。”
鬼使白顾不上看他,艰难地系着帽带,可细绸带总是从他手里滑落,累得他额头渗出一层薄汗。
鬼使黑几不可见地摇头,走过去替他系好,打上一个规矩的蝴蝶结。
这个弟弟哟,真是迟钝得可以。
不过这一点也很可爱。
“我跟老太婆请了一天假。”
“为什么?你并没有生病,随意请假会给地府工作增加麻烦。”
鬼使白认真地看着他。
鬼使黑早料到如此,干脆伸手把人往怀里一带,惩罚性地咬咬他的耳廓。
工作狂小傻瓜。
“五二零,代表我、爱、你呀,这天可不许想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事情。”
鬼使白一笑,把头埋进对方肩窝里。
笨蛋哥哥,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狗崽的场合
“大天狗,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何日?”
“520啊,我爱你。”
“此日该当何?”
“与小生约会,要甜甜蜜蜜酱酱酿酿空气里全是恋爱的酸臭味那种,总之要特别!”
“此事恐难全。”
“为什么啊?你又有什么‘大义’要实现吗可是今天明明是520你连陪陪小生也不乐意吗?”
“非也。”
“那又为什么啊?”
“吾与汝相处,已是极为甜蜜,极为特别了,再无可更进之处。”
大天狗替他顺着尾巴毛,一本正经地说。
妖狐转头贴了贴他嘴唇,笑道:“这还差不多。”


酒茨的场合
“挚友!青行灯告诉吾今天应该和挚友一起过!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茨木见到酒吞过来,立刻丢下青行灯跑过来,眼睛里冒着小星星。
酒吞越过他肩膀去看青行灯。
青行灯露出了老司机的友好微笑,走开了。
那步伐真叫个摇曳生姿,看得妖刀姬一阵脸红。
酒吞收了目光,冲茨木笑笑:“对的,今天你得和本大爷过。”
茨木亦是一笑,连牙缝都透着讨好:“挚友说什么便是什么。”
酒吞拉起他的鬼爪:“带你去个好地方。”
秋叶酒吧。
茨木看见红叶的时候皱了皱眉头,忸怩着不愿意坐下。
他实在不喜欢红叶,那女妖迷得挚友神魂颠倒,定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酒吞难得好脾气地哄他:“坐坐就走,乖。”
茨木只好不情不愿地坐在他旁边。
红叶送上两杯啤酒,静静地盯着他俩看了一阵,然后笃定地说:“你俩搞到一起了。”
茨木完全没在意她说了什么,仰头把啤酒灌下去,起身就走。
酒吞只好去追。
虽然这么些年也应酬过不少次,茨木还是不胜酒力,有些晕乎乎的。
酒吞见他步伐虚浮,连忙上前扶他。
“本大爷知道你不喜欢那女人,可是,茨木,你听着。”
茨木仰头盯着他眼睛,一副认真聆听教诲的样子。
“本大爷是放下了,才带你来见她的,懂吗?本大爷,酒吞,现在、将来、从此以后,都只爱你一个,听到没有?”
茨木惊喜,双颊飞上两片绯红。
“嗯,吾也,最喜欢挚友了。”


夜琴的场合
夜叉坐在阎罗殿门前。
判官翻遍了生死薄也没找到妖琴投胎到了哪里。
那个死面瘫还极为认真地告诉他:“未入生死薄,十之八九,魂飞魄散。”
夜叉简直想把他爆炒了。
奈何他已是孤魂野鬼。
他于石阶上坐下,阎罗殿威严地站在他身后。
鬼是不需要休息的,但不知怎的夜叉感到一阵困乏。
睡眠密密麻麻涌上来。
于是他做了个梦。
妖琴坐在樱花树下,款款奏着《潇湘水云》,感觉到他过来,便仰头看他,手上仍奏着曲子。
天气不错,几束阳光在妖琴身上投出斑驳剪影。
正是春夏之交,除卸了梅雨欲说还休的忧郁。
“妖琴,我回来了。”
“嗯。”眼前妖无表情,眸中却早已溢出笑意。
他走过去抱住妖琴,头倚在他左肩,呼吸间尽是那妖温柔的气息。
“妖琴,我再也不会和你分开了。”
怀中瘦削身躯一颤,顷刻破碎。
夜叉盯着虚空发呆,指尖不受控制地痉挛。
妖琴,你在哪里啊?
妖琴,本大爷想你了。
妖琴,我爱你,你等着本大爷…

产粮玄学!!!
我我我我我要上天了世界是多么美好!!!
论两只中年吞苦苦守候的结果!
顺便粉丝破百啦耶!!!
不行我太高兴了下下周更一篇多cp短篇福利!(炸成达摩

[酒茨]过去?不存在的。(1)

失踪人口回归!
现代paro
每周六更新!每周六更新!每周六更新!
酒红注意!
副cp灯刀(其实并没有什么戏份2333
大概是欢脱向(本章正经


茨木瞪着眼睛盯住天花板上细小的裂纹,隐约记得自己做了个梦。
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算了,记不起来。
他就这么迷迷瞪瞪地躺了好久,感觉睡意又有些上涌,勉力伸手打开一旁手机看时间。
05:59。
茨木花了一段时间理解这串数字,久到它跳成06:00。
这么早——
夏天日照时间长,此时天倒是已经大亮,一丝一缕透过窗帘缝隙倔强地钻进来。
难得今天休息,不睡到天荒地老怎对得起这明媚阳光?
茨木眯眯眼,又睡过去,鬼手攥住薄被一角。


酒吞昨天酩酊大醉。
红叶早死在夜叉手里,偏生的那疯子还自杀了,让那个艳绝八方的女妖活生生成了陪葬。
酒吞气得把夜叉的尸体整个泡了酒,足足喝了一个月。
等他从浑浑噩噩之中醒过来时,五个孩子早就不知所踪了。
从那以后他就隐居深山,大江山也渐渐分崩离析。
酒吞,不再是那个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鬼王了。
他偶尔也到外面看看,知道人类已经发展到了何种可怕的地步。
昨夜月色朦胧,酒吞独自坐在蝉鸣包围里,没来由地觉得有些孤寂。
那种太过安静的感觉。
于是他想起红叶,想起大婚时她望着晴明,眼睛里装满不甘;想起怀胎九月,她看着隆起的肚子,慈爱中流露些许厌恶;想起她垂死,努力仰头贴上自己的嘴唇,苦笑道:“我不是不爱你,只是,我实在放不下——”
现在想来,实际上他对红叶并没有那么热爱,只是得不到时才觉得非她不可罢了。
干脆醉一场吧,好久没尽情喝一回了。
酒吞仰头灌酒。
神酒很烈,也很醇,在他胸中翻滚燃烧。
于是他又想起茨木。
那个白发大妖,明明拥有比自己更可怖的力量,却非得做个二把手,切磋的时候总是收着一分力,这点真让人火大。
像个孩子一样,见到他就笑得跟开了花一样,左一个“挚友”右一个“吾友”,眼睛里能冒出小星星来。
酒吞实在想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傻的执念。
他还想起那两个月——
酒吞动作突然一滞,而后更快地将酒咽下去。
心里徒生出些软弱的无可奈何来。
罢,不想那个。
想起,反而是对双方的不敬。
他就那样醉倒在石榴花下。
朦朦胧胧间想起不知从哪里知道的一句话。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TBC